北京老花猫评:发展新装备的同时不要忘记老装备
2008-01-12 13:47:38.0
  北京老花猫三言两语:
  如何利用现有装备,打赢未来局部战争,对解放军来说非常重要。
  我们不可能等所有的技术得到提高,所有的装备达到世界一流,因为战争可能随时爆发。在抓紧改善我们的装备的同时,对现有装备进行技术改造,发挥最大效能和效益,是解放军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和实际情况。这方面,解放军没有等待,而是在改进提高的过程中加强自己。如何加强呢,如对解放军装备的近8600辆59中型坦克进行大规模的技术革新和改造,如对歼击八解放军空军装备的主力机型进行改造生级,如对现有扩卫舰驱逐舰进行技术改造,如对DF5进行技术改造,等等,较大型装备改造,即符合国家现有条件和实力,同时又最大效能的发扬武器的潜力为未来战争服务。这是一条路,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建军之路。
  强调对现有武器的改造,并不是绝对的强调,而是在解放军现有装备情况下的积极做法。新装备要发展,但军队不能等,因为战争不因你的装备等待而延迟爆发。



  消息:
  装备发射后不管导弹的中国改型歼-8已成空战主力

  2008年01月10日 07:54
  中国航空报


  歼-8改进型战机成为歼-10大批装备部队前的过度机种

      2007年12月30日,辞旧迎新之际,中国工程院公布了新增院士名单,一航沈阳所杨凤田的名字赫然在列。“事业选择了我,航空选择了我,航空报国我无怨无悔!”杨凤田如是说。他以为祖国航空事业奋斗不息的拳拳之心,以激情奉献的实干行动,诠释了航空人的报国情怀。

      杨凤田,1941年出生,1964年哈军工毕业到一航沈阳所工作,1972年入党。他在多年的航空生涯中呕心沥血、披肝沥胆、孜孜探索,不断追求,在国内航空领域取得卓越成绩。他组织领导的型号研制,为我国航空研制史创造了四个第一,在航空武器装备研制中,特别是在歼八系列飞机研制中作出了重大贡献。

      杨凤田说,我们的目的就是要研制性能优异的飞机,装备空海军,提高战斗力,这就是我们航空人——飞机设计师最大的荣誉,最高兴的事儿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杨凤田领受重任,在重点工程中担任受油机型号常务副总师,主持型号研制的全面技术工作。在充分分析国内技术条件和国外情况后,他选定了技术方案,提出并实施了地面全系统模拟试验,从而保证了方案的可行性。科学的决策,有力的措施,取得一次成功!这项新技术属国内首创!在共和国50年庆典中,该型飞机编队通过天安门上空大展国威,在国外引起很大反响。

      在40多年的航空征程中,杨凤田始终把创新作为研制工作的重点,一个个创新的实践推动着重点型号的研制。1980年前后,我国歼击机的发展处于十字路口。有人主张仿制国外飞机,有人主张继续研制某型飞机。当时即将进入不惑之年的杨凤田,陷入到深深的沉思中。在进行对比分析后,他当机立断提出了新的具体设想,并组织可行性研究。他与使用部门共同拟定战技要求报批稿,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,为歼八Ⅱ飞机立项奠定了基础。立项后,他被任命为总师助理,后任型号副总师。


  新型主动雷达导弹成为改进型歼-8的利器

      他首先提出了飞机结构为改两侧进气而重新设计前机身的原则,并提出采用歼八全天候飞机座舱盖,这样既减少了技术风险,节省了经费,又保证了周期。同时,他又提出了解决系统与结构矛盾、且能有效提高作战效能的方案。目前,歼八Ⅱ型飞机已成为空军的主力作战机种之一。

      歼八某型飞机是我国首次研制具有先进导弹能力的国家重点型号。杨凤田在工程实践中摸索出了一整套有效、实用、能用、管用的方法,不仅节省了大量的研制经费,同时大大加快了工程研制进度,解决了困扰多年的诸多技术关键。靶试试验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取得优异成绩。靶试试验的成功标志着歼八某型飞机研制的成功,不仅填补了国内该领域的空白,也极大地鼓舞了士气,大大提高了我国国防能力和水平,成为保卫祖国领空和领土完整的利箭。

      杨凤田根据未来战争的需要,提出在歼八某型飞机研制的基础上自行研制新攻击系统的设想,这一大胆设想再一次得到有关参研单位和集团公司的赞同和支持,并立即组织完成了新攻击武器火控系统的系统方案设计试制、试验及定型靶试,在国内首次实现了发射不管,该型飞机现已批量装备部队,成为空海军主战机种之一。近年来,他领导研制团队,自主研制了双目标攻击系统,实现了部队现役飞机战斗能力的提升。

      杨凤田有一句口头禅:“任务要上去,干部要下去。”他时刻以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,用一个党员领导干部的实际行动带动周围的人,他经常深入设计、试验、试飞现场,和设计员一起加班。在西北试验基地等极其艰苦的工作和生活环境下,花甲之年的杨凤田亲自组织和参加一线的各项技术攻关和试验。某型飞机靶试攻关已经到了紧要关头,杨凤田作为技术负责人,压力很大。最后经过大家艰苦攻关,靶试取得意想不到的成功。在西线靶试现场,他和大家拥抱、欢呼,突然的卸压和异常的激动使他的血压低压一下子升高到140mmHg,同时左眼充血,他被紧急送到基地医院……正如他所说的,“说到就要做到,要做就做最好”。

      倾心地付出,收获也是沉甸甸的。近几年,他先后获部科技进步特等奖一次、部科技进步一等奖两次,部级一等功3项,部科技进步三等奖4项,享受政府特殊津贴,被授予部级有突出贡献专家,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,中国一航航空报国技术尖兵,中国一航一等功2项,中国一航科技进步一等奖两项、国防科技进步一等奖两项、国防工业型号研制一等功两项,中国一航“航空金奖”先进个人…… 


   新型歼-8F应用了歼-10等三代机的部分技术,作战性能有了较大提升


   装备主动雷达导弹的歼-8F,具备击败F-16A/B等三代机早期型号的能力


   F-16A/B等早期型三代机,面对主动雷达中矩导弹时将处于被动,歼-8F则可在视距范围外将对方击落而不必暴露机动性的劣势


   歼-8F等改进型战机也提高了多用途作战能力,初步具备了精确对地攻击能力


   歼-8改进型战斗机主要装备了全新的火控系统,使其成为有效的空中作战平台,发动机推力虽然也有提高,但机动性方面的改善并不明显。


   改进型歼-8逐步改装了半主动雷达导弹,初步具备了超视距空战能力,但仍未达到对抗三代战机的实力


   早期的歼-8II系列战斗机仅装备红外格斗导弹,空战效率无法和三代战机相比

   中航一集团“航空金奖”获得者、六○一所型号总师杨凤田(2004年报道)
      杨凤田是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,现任六○一所专务、型号总师。他参加过12种歼击机的方案设计工作,担任过6种型号飞机设计的副总师、总师。他除对飞机总体技术有专长外,对发动机、气动、燃油、电源、环控、航空电子及火控等专业也有一定深度的了解。他主持完成了国家4种重点型号飞机的研制工作,其中,两型飞机已装备部队,为提高部队的战斗力做出了突出贡献,也为集团公司创造了百亿元人民币的产值。

      谈到获奖后的感受,杨凤田说,飞机设计是群体劳动,荣誉是全所同志共同努力的结果,也是从事歼八系列飞机设计研制的全体参研同志共同努力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谈到四十年来最难忘的经历,杨凤田说,从事歼八系列飞机研制,难忘的事很多,最难忘的是歼八白天型飞机第一次首飞,第一次看到我参加设计的飞机从地面飞起来。还有就是攻关排故获得了成功。前年,某型飞机靶试攻关已经到了紧要关头,压力很大,领导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我,完不成任务怎么办?经过大家艰苦攻关靶试取得成功,并且比预想的结果要好得多,由于当时突然卸压和心情激动,我的血压低压一下子升高到140mmHg且左眼充血,被紧急送到了基地医院。我参加飞机设计研制四十年,每当型号研制取得一项新的进展都激动不已。搞好飞机装备空海军,提高战斗力,这就是我们航空人最大的荣誉,最高兴的事儿。

      杨凤田常说,飞机要飞起来,型号总师必须在一线,那里有许多技术问题需要你去解决。他有句口头禅,“型号要上去,领导干部要下去。”由于经常深入一线,他现在与许多试飞员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他觉得试验基地是很艰苦,但六○一所到试验基地执行试验任务的人那么多,还有许许多多的部队官兵常年战斗在那里,因为我们的事业在那里。

      搞飞机设计需要不断创新,才能跟上世界航空飞速发展的步伐。谈到创新,他说,“创新就是人家没有干过的事儿你去干”。歼八白天型飞机的设计由于受当时技术水平的限制,设计成机头进气且没有对地攻击能力,后来我组织论证把机头进气改成两侧进气,提高了武器火控能力,这就是后来的歼八Ⅱ型飞机。以后的改进改型,都是在创新,而且一步步得到了航空界的认可和支持。另外,创新要实事求是,要按照符合中国国情的客观规律去做,我们与国外的航空技术差距较大,不能急于求成,否则将欲速则不达。

      杨凤田四十年如一日执著地献身航空、报效国家,心中一个基本的信念就是要“航空报国”。他1964年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毕业后就到六○一所工作,一步步从普通的设计员成长为室副主任、主任、副总师到副所长、型号总师,他觉得自己成长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党和国家的培养。他说,事业选择了我,航空选择了我,这些年来我无怨无悔。靠着这种执着与追求,杨凤田多次立功受奖,曾先后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一项、部(集团)科技进步一等奖四项、国防科技进步一等奖两项、国防工业型号研制一等功两项、中航一集团“航空报国”尖兵等多项荣誉称号。

      而今,已经63岁的他,仍然奋战在科研第一线,实践着“航空报国”的夙愿。

文章评论
[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中华网的观点或立场]
发表评论
昵 称:
内 容:
表 情: